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

作者:白麟

419次浏览

2020-01-07

最近几年,做视频与直播的虚拟偶像(Virtual YouTuber,缩写为“VTuber”)非常火。前几天,某位VTuber搞的2020跨年直播,一次就收到上百万日元打赏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1

除了直播打赏,贴片广告也会为VTuber带来收入

 初音未来成功后,日本出现了一大批使用雅马哈语音合成技术“VOCALOID、被称为V家的“虚拟歌姬”

 8年前,AH-Software 与VOCALOMAKETS合作开发了虚拟歌姬“结月缘”。2019年底,官方声优石黑千寻,开始以“结月缘Mμ”的名义在网上筹集项目经费,开始做虚拟偶像。

“虚拟偶像”与“虚拟歌姬”,受众本来就很相似。为什么到2020年,V家角色才入场VTuber呢?

为何初音不做VTuber

虚拟歌姬不做“虚拟偶像”,可能的原因有很多。

首先,许多虚拟歌姬请的是热门声优。他们工作繁忙,兼职做虚拟偶像,客观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比如 “樱乃空”的声优井上喜久子,她在小岛秀夫的《死亡搁浅》担任主要角色,各种活动与任务很多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2

樱乃空与《死亡搁浅》女主艾米丽,背后都是井上喜久子

除了声优日程问题,一些经营上的顾虑,也让V家相关公司不得不谨慎。

虽然VTuber与虚拟歌姬,都是广义上的“二次元虚拟角色”。但虚拟歌姬与虚拟偶像,依然有有很大不同——

主要活动在视频网站上的VTuber,通过动作捕捉与2D、3D模型,让配音者实时扮演虚拟角色。本质是在表演的VTuber,不但有固定的声优,还有一定的个性与人格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3

虚拟设定+背后的人,构成了VTuber(图为马犬)

虚拟偶像不只有“官方设定”,也有基于表演的“官方人格”。绊爱“声优变多”时,也像知名角色换演员一样,引起很多观众的猜忌与不安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4

但与虚拟偶像不同,VOCALOID首先是一款创作歌曲的软件。官方虽然也会提供对应的人设,但V家角色红起来,依靠的是无数的第三方创作者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5

那些著名V家歌曲与MV(《炉心融解》、《Melt》、《千本樱》)

虚拟偶像是“官方的创作”,但虚拟歌姬需要“让用户去创作”

因为有这种不同,导致虚拟歌姬虽然有“官方设定”,却需要避免“官方答案”

其实雅马哈当年做虚拟歌姬的时候,也曾经参考过现实中歌手“拜乡芽衣子”,做了一个同名的“MEIKO”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6

但虚拟偶像与背后的真人,形象重叠在了一起。不但歌手本人觉得有些怪,创作者也顾忌背后的人,无法放开创作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7

OurPlay往期文章《登上春晚的“最强V家虚拟歌姬”,初音的过去与未来》

二次元虚拟歌姬,设定“官方参考人格”的结果,就是推出后很少有人问津。到现在,也没几个人知道MEIKO是谁。

“第二代”虚拟歌手初音未来,吸取了前辈的教训,选择职业声优“藤田咲”配音。

初音的角色,与背后的配音者分开,虚拟歌姬不再有“官方答案”。创作者变得无所顾忌,做了很多实验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8

初音在前一个视频里面可以唱黄段子,下一个视频也能是“世界第一的公主”

接下来,初音未来成了经久不衰的经典形象,不但到处举办演唱会、出各种音乐游戏,还推出了手游,商业上非常成功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9

V家手游《Project SEKAI Colorful Stage!》,预计2020年推出

 初音火起来,是因为她什么都不是,所以什么都可以做。然后结月缘这些后来的虚拟歌手,选择的策略也差不多。

“结月缘”不只能够唱歌,还擅长朗读文本。因为结月缘发音自然,所以她在游戏实况界人气极高。成了东方油库里之外,朗读类实况的主力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10

结月缘与初音一样,在不同的创作者手中,会有不同表现。没有“官方定稿”这一点上,结月缘与初音未来是一样的

同人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,有了广泛的影响后。如果有人贸然出面,“代表”官方做设定,就很容易让部分粉丝不满。

日本网上,还出现过自称“博丽灵梦”的VTuber。虽然理论上这也是合法的二次创作,但依然引起许多人的非议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11

但是,上图这种和“官方灵梦”相差十万八千里的例子,反而很少有人反感

当然,拥有版权的官方,和第三方所处的位置不一样。理论上,不管官方做什么决定,粉丝都只能接受。

当然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尽量让粉丝满意,对官方来说依然是最稳妥的选择。

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

前面说过,结月缘虽然是虚拟歌姬,但也有许多人用来做游戏实况。与初音相比,她本来就很贴近游戏文化。

同时,石黑千寻本人也做过游戏直播,观众反响很不错。加上她没有长期需要配音的角色,也有足够的精力搞副业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12

石黑千寻的《OUT LAST》实况

“结月缘Mμ”,在设定上下了一番工夫。虽然VOCALOMAKETS提供版权、并参与制作,却特意“不提供官方认证”。

而且这位虚拟偶像,不但看上去就与原版很不一样,设定层面,也只是无数的“结月缘”之一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13

“结月缘Mμ”自称“石黑家的结月缘”,无意成为“官方定稿”

 

配音的时候,石黑千寻也会用变声软件,实时处理成“2.5次元”效果的机械音。理论上她依然在做本行,用声音扮演这位新虚拟角色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14

无论设定或宣传,“结月缘Mμ”都充分顾虑到了老粉丝的感受。

这场众筹开始后,得到了粉丝的踊跃支持。众筹很快完成了预定金额,并有望超越500万的高级目标。

 结月缘做“虚拟偶像” ?一场得到官方认证的“非官方尝试” 图片15

24小时内,结月缘Mμ众筹就突破了设定金额

目前,结月缘Mμ的模型与歌曲的制作经费已经筹集完毕,预定在2020年春开始活动。这位从“虚拟歌姬”当中诞生的“虚拟偶像”,很快就能与大家见面了吧。

本文就先到这里了。额外提醒一句,将在2020年推出的V家手游《Project SEKAI Colorful Stage!》,也可以用OurPlay加速喔。


海外版本
国内用户需要通过OurPlay平台下载及加速!


扫码下载OurPlay

海外精品游戏推荐平台

自动配置谷歌套件

全球唯一谷歌服务独立运行环境

全球网络免费加速

分享

微信扫一扫,点击分享

预约通知

亲爱的玩家,当游戏开放时,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来下载体验哦~

预约通知

亲爱的玩家,当游戏开放时,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来下载体验哦~

微信扫码预约